服务热线
Service Hotline
0755-86165875
13663.COM六肖王论坛
公司新闻
行业动态
IT知识
技术实力
服务质量
法律保障

政知专访 7×24,真实的“红海行动” 范丞丞

发布时间:2018-03-05    阅读:94 |
分享到:

马冀忠:如果是商船入港,手续比较简单。但是,如果是军舰,未经许可开进主权国家港口,那和侵略无异。29号的时候,当地政府已经没人办公,但还能联系到人,我们起草了两份照会:一个是入港,一个是撤侨,要求司机送到了官员家里。到4月2号,情况更加恶劣,已经找不到负责人,好在私交不错,联系到副省长,他派司机来我们这里把照会拿过去。

政知见:电影《红海行动》里,靠港撤侨的军舰是战备状态。当时情况怎么样?

“3月27日凌晨接到外交部指示,暂定于3月30日进行撤侨。”

申请军舰靠港曾找不到当地省长

就在电影热映的同时,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拿到了一份亲历撤侨事件的中国领事回忆录。时任中国驻亚丁总领事馆代理党委书记的马冀忠,3年前曾负责组织在亚丁侨民的撤离,并随临沂舰最后一批撤出亚丁。在他的回忆中,记录下了惊险的撤侨过程:

今年的贺岁档,《红海行动》以黑马逆袭的身份赚足了口碑和票房,其故事蓝本——2015年也门亚丁撤侨行动同样被聚焦。

政知见(微信ID:wepolitics):您负责落实军舰靠港的手续,都需要什么文件呢?

△马冀忠(右)与经商室胡海领事在临沂舰内合影

马冀忠:舰队领导说是一级战备状态,所有火器都处于战斗状态。这里有一个很惊险的细节。当时他们舰上雷达是全开的,可以看到有威胁的目标,4月2号撤离时雷达显示有坦克向港口集结。

马冀忠:这是一项十分繁重的任务。组织200名左右来自不同国家的侨民撤离,很容易出乱子。当时我们通知外国侨民八点钟在码头集合,如果我们不按时到位,那码头更乱了。

“3月31日,接到国内通知:中国驻也门使领馆闭馆,全部留守人员撤离。”

政知见:您上舰后的吃住条件怎么样?

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:当时亚丁的情况有多严重?

马冀忠:3月29号时候比较从容,当时局面相对稳定,我们和当地安全局沟通,有武装保护。到了4月2号,完全乱了套了,根本没人管我们,港口港务局都被打得乱七八糟。撤离车上只有3个人,我和经商室的胡领事,以及一位当地的司机。当时,我们准备往主路转弯 俄大选电视辩论,路口停着一辆坦克,炮口正对着我们的车,吓坏了。

上舰后,舰队领导和我说,刚刚十分紧张,因为不知道这个坦克是不是对我们有敌意。军舰上的主炮是有发射角度的,主要针对的远距离目标,如果真的说有一辆坦克在军舰眼皮底下,我们还真的拿他没办法。这时的背景是胡塞武装已经进城,只是没有完全控制住局势。如果等到双方武装打到了港口,那我们肯定走不了了。

政知见:当地不同势力对中国人态度如何?

这件事发生在撤侨撤到一半的时候,当时,有榴弹打到离军舰只有几十米远的龙门吊车上,气氛十分紧张。军舰指挥长姜国平少将下令,拉起警报加快撤侨速度,尽快撤离。我们最后都像奔命一样地跑上军舰,上舰后立刻启动撤离,好在有惊无险。

这两天,政知君对马冀忠进行了专访,揭开三年前不为人知的撤侨细节。

连夜销毁材料用坏三台碎纸机

政知见:4月2号撤离时,您自己写道“不能再等了”,为什么?

政知见:临沂舰两次停靠亚丁港,一次是3月29号,一次是4月2号。您是后一批撤的?

马冀忠:政府军、胡塞武装双方对中国态度都比较友好。因为中国和也门有着很悠久的友谊,并且我们在当地并没有插手其内部纠纷,恪守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。不论政府军、胡塞武装,各方势力也都和中方人员有所接触 俄大选电视辩论。当时我们在也门首都的使馆转移,所在地已经是胡塞武装实际控制了,如果没有胡塞武装的同意,我们肯定是无法转移的。

政知见:您夫人当时也在也门,是一起走的么?

政知见:您亲眼看见蛟龙队员了?

△战火下的亚丁

不过,即便有领事公约等规章保证外交人员不受战火威胁,但交战状态下,武装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,外国人在当地的人身财产安全受到的威胁还是非常大的。就拿我们遇到的坦克来说,如果他认为我们的车造成威胁,说给我们一炮就给了。领事馆的车是防弹车,但只是防子弹,不可能防炮弹的。

撤离上舰时曾有坦克向港口集结

“30日上午得到确切消息,俄罗斯驻亚丁总领馆被联军空袭误炸。”

因为要撤馆,我需要连夜销毁相关材料。我记得当时用坏了三台碎纸机,销毁速度还是不行,我就跑到院子里浇上汽油烧。虽然外面一直在打,不分白天黑夜,可我们作为组织者,不管如何,也不能再拖延时间了。

政知见:那您在撤离途中,有没有当地政府武装护送?

马冀忠:不是,她是29号第一批撤离的,我是几天后,上面也说了,当时还有留守任务。送她上船时候我心里也不是滋味,但当时太忙了,没顾得上这些。

我们商务室一二层之间的窗户曾被子弹打穿,弹头穿过防护钢板的缝隙,打到了室内。这是最危险的一次。还有一次,我正和国内通话,被一声很大的爆炸声吓到,手机甩出去,把国内的领导吓坏了,那边听到爆炸声但不知道啥情况。

△在中国驻亚丁总领馆院内捡到的炮弹碎片

“3月28日早晨,领馆院内捡到了一些散落的子弹头和炮弹皮。经商室办公楼窗户的防护铁板也被流弹击穿,弹头散落在了楼梯上。”

马冀忠:29号第一批撤完后并没决定要撤馆,当时安排是由我和商务部派驻的经商室胡领事留守。过了两天,情况越来越严重,没办法再留了,决定撤馆,我们两个人也要撤离。同时,也接到了一项任务,就是组织200多外国侨民撤离。

其实,当时我们照会里还提到,想直升机升空做巡航警戒,但是没得到同意,只能由陆战队在港口地面警戒 游客在万亩油菜花海里吃火锅 惬意感受田园风光中国女足被逆转

马冀忠:是的,两次撤侨都是临沂舰负责。我们看到军舰靠岸后,先放下旋梯,这些小伙子是第一批冲下来的人员,哗哗哗冲下来,控制了一片区域、设置了一个安全区,封锁起来。当时确实非常震撼,等所有人员上舰后,他们也是最后一批才上舰。他们给我的感觉是很精干,很有安全感。

马冀忠:29号撤离前,我们在领事馆就捡了一堆子弹头、弹片。听到子弹、弹片打到附近建筑、防护钢板的砰砰声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我的卧室是临街的并且有一扇窗户,我和夫人当时把床垫搬到了卫生间睡觉。

这份照会的批准,还有一个小插曲。最后批准的是当地省长,他主动给我打电话,说可以批准我们的军舰靠港撤侨,但要求带上他的一名女性亲属。后来经过请示,我们同意了他的要求。按照惯例,撤侨是不允许带离当地本国人的,这也算是互相帮助吧。4月2号撤离的那一批,她是唯一一个也门人。

把床垫搬到卫生间睡觉

马冀忠:我们的指战员非常贴心、温暖,知道侨民和工作人员很疲惫,上舰后把自己的床位让出来,供我们和外国侨民休息,官兵们是躺在过道里休息的。临沂舰标配搭载也就200多人,我们上去200多人,肯定吃住都不够,官兵们都让给我们了。吃喝和官兵日常吃喝是一样的,就在他们的食堂吃自助餐,吃得很好,都是现做的饭菜。

马冀忠:当时外交部的计划是30号两个港口同时撤,但是亚丁这边的情况已经不容再等了,我们在请示了外交部之后,临时决定提前一天撤。

政知见:炮火、子弹离您最近的情况印象深么?